当前位置:世爵平台网址亚洲第一品牌 > 公司历史 >

世爵平台用户登陆官方网站

发布时间:70-01-01 08:00

  二战结束后,根据《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台湾同中国的东北和澎湖列岛一起归还中国,无论从法理和事实上都是毫无疑义的,也是国际社会所公认的。为什么这个又成为问题了呢?这就要追溯到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国共两党的内战以及以美国为首的外国势力的干涉。

  1895年,日本通过侵略中国的甲午战争,将不平等的《马关条约》强加于清政府,割占了台湾。1937年,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中国开始全面抗战。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进程,中国成为反法西斯同盟国。大战进程中,中国关于从日本收复台湾的正义要求得到包括美国在内的同盟国的支持。1943年下半年,同盟国将取得战争胜利的形势已比较明朗。美国总统罗斯福热衷促成美、英、苏、中四大国首脑会议,以便协调盟国力量,尽快战胜法西斯,同时商议战后世界格局事宜。由于当时苏联尚未宣布对日宣战,四大国首脑会议分别在开罗和德黑兰举行。

  1943年12月1日,《开罗宣言》正式发表。关于日本将台湾归还中国的问题,《开罗宣言》宣告,三国之宗旨在剥夺日本自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以后在太平洋所夺得或占领之一切岛屿,在使日本所窃取于中国之领土,例如满洲、台湾、澎湖群岛等,归还中国。

  1945年5月8日,德国宣告无条件投降。1945年7月26日,美、英、中三国发布《波茨坦公告》,敦促日本无条件投降。《波茨坦公告》第8项重申:“《开罗宣言》之条件必将实施。”8月15日,日本宣告投降,并根据重申了《开罗宣言》精神的《波茨坦公告》,将台湾归还中国。10月25日,中国政府收复台湾、澎湖列岛,恢复对台湾行使主权。可见,从国际法来看,台湾早就是中国的一部分已是不争的事实,并不存在台湾问题。那么后来为何又产生台湾问题了呢?

  台湾问题的本质是中国的内政问题,国共两党之间的内战是导致台湾问题产生的直接原因。一部中国近代史就是中华民族反抗侵略、反帝、反封建的斗争史,这其中,国共两党都扮演了重要角色。抗日战争期间,在中国和其他爱国力量的推动下,中国与中国建立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抗击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抗日战争胜利后,两党本应继续携手,共肩振兴中华大业,遗憾的是当时以蒋介石为首的统治集团依仗美国的支持,置全国人民渴望和平与建设独立、民主、富强的新中国的强烈愿望于不顾,撕毁国共两党签订的《双十协定》,发动了全国规模的反人民内战。解放战争后期,蒋介石在大陆战场节节失败、被逼下野的夹缝中,不得不考虑自己的后退之所。他接受历史地理学家张其昀的建议,苦心经营台湾,欲把台湾作为自己的喘息之地,作为将来自己的跳板。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集团的一部分军政人员退据台湾,他们在当时美国政府的支持下,造成了台湾海峡两岸隔绝的状态。台湾与大陆之间在经历了1945年至1949年的短暂统一后再次被人为阻隔。虽然其后在五六十年代,国共两党也曾一度秘密接触、谈判,达成了一些协议,准备实现两党第三次合作,和平解决两岸之间的问题,但由于当时特殊的国际环境和复杂的国内情况,国家统一的目标并没有达到。

  是以商品的类别作为折扣的分界点。换言之,根据不同的商品定出七折八扣或是更低的方式,也是折扣战的一种。

  冷战时期两大阵营之间的对峙、冲突是造成台湾问题的外部因素,美国及其西方势力的干涉、介入则是台湾问题复杂化、长期化的主要原因。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在当时东西方两大阵营对峙的态势下,美国政府基于它的所谓全球战略及维护本国利益的考虑,不遗余力地出钱、出枪、出人,支持集团打内战。然而,美国政府最终并未达到它自己所希望达到的目的。美国国务院1949年发表的《美国与中国的关系》白皮书和艾奇逊国务卿给杜鲁门总统的信,都不得不承认这一点。艾奇逊在他的信中说:“中国内战不祥的结局超出美国政府控制的能力,这是不幸的事,却也是无可避免的”;“这种结局之所以终于发生,也并不是因为我们少做了某些事情。这是中国内部各种力量的产物,我国曾经设法去左右这些力量,但是没有效果”。

  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以后,当时的美国政府本来可以从中国内战的泥潭中拔出来,但是它没有这样做,而是对新中国采取了孤立、遏制的政策,并且在朝鲜战争爆发后武装干涉纯属中国内政的海峡两岸关系。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东西方两大阵营间的矛盾冲突公开化。此时,国共两党之间的斗争也日益国际化,中国内部的统一问题逐渐演变成为一场国际冲突。就在朝鲜战争爆发后的第三天,杜鲁门政府一改此前对台湾地位的中国认定以及在台湾问题上对国共两党内战的不介入态度,公开宣扬所谓“台湾地位未定论”,并在其后派遣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企图以武力阻挠人民解放军解放台湾,以免这艘“不沉的航空母舰”落入“红色中国”之手。1951年9月,美国策划与操纵在旧金山召开对日和会时,蓄意把中国政府排斥在外,又拒绝它当时承认为“中国政府”的台湾当局与会的要求;会上所签订的对日和约仅规定日本放弃对台湾、澎湖列岛、西沙群岛一切权利,而故意不明确将台湾归还中国。1953年7月朝鲜停战协定签字后,美蒋于1954年12月签订了所谓“共同防御条约”,将台湾置于美国的所谓“保护”之下。美国在1958年8月我炮击金门期间及其以后,加紧推行“划峡而治”、制造“两个中国”、“”的图谋。美国政府还长期以各种借口承认台湾当局是“中国的合法代表”,并极力维持台湾当局的“国际地位”,阻挠恢复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美国政府干预中国内政的错误政策,造成了台湾海峡地区长期的紧张对峙局势,台湾问题自此亦成为中美两国间的重大争端。

  为了缓和台湾海峡地区的紧张局势,探寻解决中美两国之间争端的途径,中国政府自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起,即开始与美国对线次大使级会谈,但在缓和与消除台湾海峡地区紧张局势这个关键问题上,未取得任何进展。及至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随着国际局势的发展变化和新中国的壮大,美国开始调整其对华政策,两国关系逐步出现解冻的形势。1971年10月,第26届联合国大会通过第2758号决议,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权利,并驱逐台湾当局的“代表”。1972年2月,美国总统尼克松访问中国,中美双方在上海发表了联合公报。公报称:“美国方面声明:美国认识到,在台湾海峡两边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政府对这一立场不提出异议”。

  1978年12月,美国政府接受了中国政府提出的建交三原则,即:美国与台湾当局“断交”、废除《共同防御条约》以及从台湾撤军。中美两国于1979年1月1日正式建立外交关系。中美建交联合公报声明:“美利坚合众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在此范围内,美国人民将同台湾人民保持文化、商务和其他非官方联系”;“美利坚合众国政府承认中国的立场,即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自此,中美关系实现正常化。

  但遗憾的是,中美建交不过三个月,美国国会竟通过了所谓“与台湾关系法”,并经美国总统签署生效。这个“与台湾关系法”以美国国内立法的形式,作出了许多违反中美建交公报和国际法原则的规定,严重损害了中国人民的权益。美国政府根据这个“法”,继续向台湾出售武器和干涉中国内政,阻挠台湾与中国大陆的统一。

  为解决美国售台武器问题,中美两国政府通过谈判,于1982年8月17日达成协议,发表了有关中美关系的第三个联合公报,简称“八·一七公报”。美国政府在公报中声明:“它不寻求执行一项长期向台湾出售武器的政策,它向台湾出售的武器在性能和数量上将不超过中美建交后近几年供应的水平,并准备逐步减少对台湾的武器出售,经过一段时间导致最后的解决。”然而,一直以来,美国政府不但没有认真执行公报的规定,而且不断发生违反公报的行为。

  尽管尼克松访华,中美建交,两国关系大幅改善,美国对台湾事务的干涉有所收敛。但就其本质而言,它依然将台湾视作一枚重要的战略棋子,准备随时使用以反制中国。在建交公报中,美国承诺坚持“一个中国”政策,在“与台湾关系法”中,它又赋予台湾一切无国家之名却有国家之实的权力、地位,大耍两面派手法。所以在具体政策实施上,美国选择了一条“以独制台”,“以台制中”,“以中制苏”的连环计策略,让不同势力之间相互作用,自己却坐享其成、从中渔利。冷战结束后,美国将敌对的矛头对准了中国,台湾的战略地位迅速上升。为了维护其亚太霸权,实现它“以台制华”的战略目的,美国遂以“保卫台湾民主”为由,明扶暗助岛内分裂势力,加强与台湾的军事技术交流,售台先进武器装备,承诺以武力保卫台湾安全,公开向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发起挑战。目前,布什政府所做的也正是这些事情。因此,美国的干涉是台湾问题复杂化、国际化并长期难以解决的症结所在。

  由此可见,台湾问题直到现在还未得到解决,美国政府是有责任的。上世纪七十年代以来,美国朝野许多有识之士和友好人士,曾经为促使中美之间在台湾问题上分歧的解决做了大量有益的工作,上述三个联合公报就包含着他们的努力和贡献,中国政府和人民对此十分赞赏。然而也不能不看到,美国确也有人至今仍不愿看到中国的统一,制造种种藉口,施加种种影响,阻挠台湾问题的解决。

  中国政府相信,美国人民与中国人民是友好的。两国关系的正常发展,是符合两国人民的长远利益和共同愿望的。中美两国都应珍视来之不易的指导两国关系发展的三个联合公报。只要双方都能恪守三个公报的原则,相互尊重,以大局为重,历史遗留下来的台湾问题就不难得到解决,中美关系就一定能不断获得改善和发展。

  日本是台湾问题形成的最初原因所在。1895年甲午战争的结果是,台湾被日本割占,尽管1945年日本战败,台湾又重新回到祖国怀抱,但日本并不甘心,其染指台湾的野心从来没有停止过,战后初期,日本在对华关系、台湾问题上紧紧跟随美国,大谈“台湾归属未定论”,谋划“两个中国”,干涉中国内政。在经济上,从20世纪50年代起,打出“重返台湾”的旗号,加紧对台湾的经济渗透。在“”问题上,日本军国主义成为“”的始作俑者。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日本驻台湾总督安藤利吉即策动一些日军中的军国主义分子和汉奸分子,在台湾建立起“”组织。同时,驻台日本右翼军人发动“”事件,即为“”活动的发端,但遭到失败。由于蒋介石在台湾采取“”的措施,“”分子只能在海外从事活动。1951年、1956年,“”分子先后分别在日本、美国建立组织。至60年代中期,日本成为“”势力的大本营。

  上世纪70年代中日两国建交后,日本在台湾问题上的干涉有所收敛,基本遵守了中日联合声明和和平友好条约的原则精神,基本履行了日本政府对中国所做的承诺,把日台关系限定在经济、文化领域民间的非官方层面上。在此情况下,“”势力在日本的活动空间受挤,活动中心遂由日本转移到美国。

  由此可见,台湾之所以成为“问题”,主要是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蒋介石集团在内战中败退台湾,负隅顽抗,才有了台湾问题;二是美国利用朝鲜战争,出兵台湾海峡,入侵台湾,直接干涉中国内政,才有了台湾问题。至于日本因素,则是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世爵平台网址亚洲第一品牌 版权所有 ©